枫树(我不想再卡文了)

(开学啦,要死啦,什么时候诈尸不

一定啦!)

一只喜欢怪诞小镇咸鱼

(而且这只咸鱼还迷上了我的英雄学院)

而且,言和好帅!长得也好漂亮!攻气!声音我好喜欢!总之我喜欢她!

怪诞圈主吃【billdip】【tabel】

喜欢用小学生文笔写文(百年一更)

(当然是billdip向)

(dipper是世界的珍宝)

雷【mabill】(没啦)

呜呜呜,我的人体好奇怪

我感觉我写东西就像做梦一样。做梦感觉:没毛病,就是这样,特别正常;醒来后感觉:这他妈都是什么玩意。写东西时挖脑洞感觉:我真是个天才!太好玩了,就是这样;开始写:这是什么东西,好莫名其妙,这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啊!

第五章

 “well,pine tree,你这是要去哪啊?”bill飘到dipper的面前。
  dipper努力挣扎,还真给我挣脱开了。【要不是剧情需要我怎么会相信dipper那小身板能挣脱开,不过我还真这么写了。】
  他掏出传送枪,“我要重新把你封印起来!”并往地上射了一枪,拉着mabel跳进了虫洞,tad见了也跟着跳了进去,虫洞关闭了。
  “well,跑了?算了,我陪你们玩会儿。”
  其实呢,tad自己也不知道跟去干吗。封印bill吧,他至少也是他哥呀。不封印吧,他也太烦了。是啦是啦,我是毁了十四星系,那你还直接把我们生活的次元毁了,还顺带了咱爸妈,要不是我正好去十四星系,不然我也……算了,还是封上吧。想着,他进入了隐形状态。
  “dipper?我们这是在哪?”
  “我要念咒语的哪个时间段,我要去阻止我自己念出那段咒语,我大约还有五分钟就要来到这里了。”
  “well,可是你大概没有机会了。”
  “bill?!”
  “哈哈,pine tree!别忘了我可以跳跃空间。对了,tad也在对吧?”bill打了个响指,在mabel不远处突然闪了闪,tad的隐形状态解除了。“啊啊,你是不是也想把我封印起来呢?”
  Bill打了个响指,把tad锁了起来。
  “糟了!”dipper想都来不及不想就从包里掏出传送枪,射了出去,对!传送枪,在那种情况脑子一抽很正常。【强行解释】
  Bill见了,发出一道激光。两着融合在一起还是打到了bill,但是在一系列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历史的作用下不但没伤到bill,还误打误撞的让他有了实体。【不要问我是怎么回事,反正他有实体了】
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mabel在内心尖叫:我弟今天怎么就惨啊!这也可以!不行我要做点什么!
  Mabel反手就是一瓶mabel汁喷到bill眼睛里,然后拉上一脸懵逼的dipper往神秘小屋跑。
  Dipper终于清醒过来,掏出传送枪,往地上射了一枪,然后跳进虫洞里。
  “dipper!我们又要去哪?”
  “平行次元!阿福公叔曾经去过的,在那里的阿福公叔一定可以帮我们的。”
  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  “阿福公叔曾经在日志里写了,他去过一个与我们相似的次元,只是他成功的把bill彻底封印,还把神秘小屋改造成了实验室,并且他发现的知识被大众接受。我觉得他会帮助我们的。”
  突然前方闪过一道黄光。
  “糟了 !bill找来了!”dipper心中一惊。
  “好了,游戏结束!pine tree,不要再挣扎了。”
  Bill抱着dipper拉着mabel刚要回到正常时空,tad就说:“哎哎!你倒是把我解开啊!不然我怎么回去?”
  “啧,说你弱了吧!爱这种人类的感情真是无聊,你用了人类的身体,就有人类的那所谓‘爱’了?那只不过是一种让你头脑发热的化学反应罢了。”bill皱皱眉头,伸出手,打了个响指。
  “好了!走吧。”
  Tad不服气撇撇嘴。只是比他晚出生了一会,力量却比他少,算了只要够保护mabel就好了。
  正常时空
  “well,要是直接杀了你们就太无聊了。我还是留着你们吧。”在bill眼里这些人类是没有一刻安静的细小生物是迷人的,像小丑一样浑身带着喜感,特别是pine tree,在湮灭之曰其他孩子估计都下破胆了,他还能和我对抗,这就好玩了。

第四章

 Dipper开始对Tad充满了警惕,并无时无刻地盯着他。
  Tad习惯了,他是个恶魔,怎么能不盯着。
  “嘿,Mable,我们去西边的森林抓蝴蝶吧!”
  “What?那里居然有蝴蝶?!啊啊啊啊啊啊!”Mable高兴地尖叫起来,她是最喜欢蝴蝶的,在学校里,她看见蝴蝶就尖叫起来,让同学们以为她是对蝴蝶过敏还是怎么的。
  Tad带着Mable去了森林,Dipper也紧跟其后。
  Tad坐在树旁,看着书,而Mable在拿着网子抓着那一只只闪光的蝴蝶…
  Dipper咬了咬钢笔:“嗯……他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恶意啊”
  Dipper站在一颗树后看着,便放下了点警惕,准备离开时,突然后面窜出了只古怪的生物!
  它长得像人类,但却有一对蝙蝠翅膀,耳朵很尖,嘴上露出两颗尖牙,红色的眼睛,锋利的爪子,还穿着红色的西服……
  “吸……吸血鬼?”Dipper叫了一声,但那怪物已将他扑倒,并打算一口Dipper的脖子。
  Dipper害怕极了,他纵身一踢,向前跑着,那怪物也不放弃,便飞了过去…
  “啊啊!我警告你,你别过来!”Dipper拿出了一把枪,可那怪物并不害怕,正在点点逼近……
  Dipper慌张地射了出去,可那怪物一伸翅膀,便反弹了过去,Dipper抱头蹲下,只见那一枪便弹到了Bill石像上。
  “Oh No!”Dipper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,后退着。
  石 像 裂 开 了
  一阵金色的光便放了出来……
  “Oh oh GravityFalls It's good to be back !”
  bill那边
  ”好无聊,我还以为是会被封印在那家伙的大脑里,这样我至少我还能看看他的记忆。结果现在呢?白茫茫一片,什么都没有,我都不知道现在过去多久了。”
  ”咔咔咔”在一片白色中裂开了一道口子。
  “well,这个次元要崩塌了?”
  bill伸出手敲了敲裂缝,裂缝更大了。
  “Oh No!”
  well,松树的声音,看来就是他把封印打开的。
  石像裂开了
  “Oh oh GravityFalls It's good to be back !”
  “Oh No!”Dipper喊着,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找Mable,这对他来说简直遭的不能再遭了!可当他想伸出腿跑时,却怎么也动不了了。
  天啊!这石像也太脆弱了点吧!
  “Well wel Dipper开始对Tad充满了警惕,并无时无刻地盯着他。
  Tad习惯了,他是个恶魔,怎么能不盯着。
  “嘿,Mable,我们去西边的森林抓蝴蝶吧!”
  “What?那里居然有蝴蝶?!啊啊啊啊啊啊!”Mable高兴地尖叫起来,她是最喜欢蝴蝶的,在学校里,她看见蝴蝶就尖叫起来,让同学们以为她是对蝴蝶过敏还是怎么的。
  Tad带着Mable去了森林,Dipper也紧跟其后。
  Tad坐在树旁,看着书,而Mable在拿着网子抓着那一只只闪光的蝴蝶…
  Dipper咬了咬钢笔:“嗯……他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恶意啊”
  Dipper站在一颗树后看着,便放下了点警惕,准备离开时,突然后面窜出了只古怪的生物!
  它长得像人类,但却有一对蝙蝠翅膀,耳朵很尖,嘴上露出两颗尖牙,红色的眼睛,锋利的爪子,还穿着红色的西服……
  “吸……吸血鬼?”Dipper叫了一声,但那怪物已将他扑倒,并打算一口Dipper的脖子。
  Dipper害怕极了,他纵身一踢,向前跑着,那怪物也不放弃,便飞了过去…
  “啊啊!我警告你,你别过来!”Dipper拿出了一把枪,可那怪物并不害怕,正在点点逼近……
  Dipper慌张地射了出去,可那怪物一伸翅膀,便反弹了过去,Dipper抱头蹲下,只见那一枪便弹到了Bill石像上。
  “Oh No!”Dipper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,后退着。
  石 像 裂 开 了
  一阵金色的光便放了出来……
  “Oh oh GravityFalls It's good to be back !”
  bill那边
  ”好无聊,我还以为是会被封印在那家伙的大脑里,这样我至少我还能看看他的记忆。结果现在呢?白茫茫一片,什么都没有,我都不知道现在过去多久了。”
  ”咔咔咔”在一片白色中裂开了一道口子。
  “well,这个次元要崩塌了?”
  bill伸出手敲了敲裂缝,裂缝更大了。
  “Oh No!”
  well,松树的声音,看来就是他把封印打开的。
  石像裂开了
  “Oh oh GravityFalls It's good to be back !”
  “Oh No!”Dipper喊着,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找Mable,这对他来说简直遭的不能再遭了!可当他想伸出腿跑时,却怎么也动不了了。
  天啊!这石像也太脆弱了点吧!
  “Well well well,看看是谁来看我了啊…”Bill漂浮在空中,看着Dipper,笑了一下,“Pine Tree.”
  Dipper恐惧的心情瞬间使他思路崩乱,他不知该怎么办,只见旁边的吸血鬼还在待着没事干,Dipper用眼神示意,但吸血鬼毫不知情。
  “你想死在这吗?”Dipper瞪了瞪眼睛,吸血鬼愣了一下,便转身跳向Bill,用尖爪挠向对方。
  “Oh…多么可爱的宠物啊!但招待主人的方式可不对哦。”Bill抬起他那像简笔画一样的手打了个响指,那只可怜的吸血鬼就与世长辞了。
  Dipper目睹了这一切,这对他来说惊悚了。
  “Bill!你想干什么?”Dipper喊着。
  Dipper从没想到吸血鬼也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,似乎可以作为他的好朋友,(如果他没有咬我的话)但他已经死了。
  “Ahhhhh”Bill那刺耳的电音笑声吓了Dipper一跳,“Well,Pine Tree,你还是那么的幼稚、天真。”Bill凭空抽出根拐杖,勾住Dipper到他那巨大的眼睛前,“我这次回来可全靠你啊,PineTree,so…作为报答我可以让你做我的仆人,免受一切伤害,怎么样?”
  Dipper终于沉不住气了,什么个报答啊,差点杀了我,还要做你的仆人?疯子!
  “我是绝对不会作为你的仆人的,恶魔!”他嚷着,“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非要毁灭世界?”
  “不不不,”Bill不在意的看着他,“我可没说我这次要毁灭世界哦,Pine Tree,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,连我都没有预料到,我还没想好要干什么呢。”Bill打了个响指,变出两条锁链,将Dipper的手拴住,又变出一杯红酒,晃了晃又说着:“请你听我说完,不要乱跑。而且毁灭世界这种事我已经做过一次了,虽然说失败了,但是我发现这太无聊了,没意思。”
  “额,这家伙怎么和小孩子一样,三分钟热度,不过至少他不想毁灭世界了。”dipper想。
  “kid,别发呆,你就不能听我说吗?”bill有些生气地敲敲dipper的脑袋。
  “……所以你到底要干嘛?”
  “做一些有趣的事情。”
  “所以你现在想把我怎么样?抢走我的身体?然后尝试溺水,缺氧,上吊什么的,然后再从水塔上跳下去?你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写的那张字条。”
  “Nope。不过这倒是个好主意。我还真没想到你已经接受这些死法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好了好了,放松,kid。我什么都不会做的。”bill微笑着说:“至少现在不会。”比尔发出了一阵的笑声,并打了个响指,随后便消失了。
  Dipper摔在了地上。过了一会儿,Dipper坐了起来
  “我得赶紧告诉Mabel......额......我要告诉她什么?我为什么坐在地上?”
  Dipper站了起来,试图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,可是除了自己被一只吸血鬼追杀之外什么都记不起来,每当他想回忆起更多事时总觉得有一股奇怪的力量阻挡着他。
  Dipper放弃了,往神秘小屋的方向走去。
  “额。。。到底发生了什么?那个吸血鬼又去哪了?额,真是的……等等!mabel!我都忘记她了。”
  Dipper往西森林跑去。
  西森林
  到了西森林,只见mabel看着tad与一个黄色的三角形用dipper和mabel听不懂的语言争吵着什么。没错就是bill!他回来了!
  !!!bill!?他不是被封印了吗。
  “哦!dipper过来下,我们看看到底他们在吵什么。”mabel十分淡定的招呼dipper过来。
  “你怎么那么淡定,bill什么时候回来的?!”
  “我原本挺怕的,但是看到他们根本没空理我,吵了好久,我就干脆就这么看着了。至于他什么时候回来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  “我们得告诉公叔!”
  “嗯,那我们怎么告诉?他们可在南极。”
  Dipper从包里掏出传送枪,“这是公叔留下的,可以穿越时间,和平行世界。”
  “所以他可以让我们穿越到南极吗?”
  “额,好像没有这个功能。”
  好了,让我来翻译一下他们在说什么。嗯,这似乎也不算争吵。
  “well well well, Tad 好久不见,你还是老样子呢”bill笑着说“懦弱无能”
  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tad皱起眉头问道。
  “呵,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?一个恶魔竟然连一个人类小男孩都打不过?怎么?换了一个人类身体又开始有人的感情了?呵呵,可悲”
  “我...不是你想的那样的........统治世界有什么好的……”
  “哈哈哈哈.......真可笑,当初是谁毁了十四星系后嘲笑我的?”
  “……”
  “认清现实吧,你是个恶魔。”
  “不,我变了。”
  “是啊,你变了,变得懦弱了,我比你强大。”
  Tad愣了一下:“不...不行...至少这里不行.....”
  “呵,你凭什么说不行呢?懦夫。”
  “你...我不会让你毁了这里的。”
  “哦,我好怕哟,你要怎么阻止我呢?”
  “好吧……看样子情况很糟糕”Dipper说着就要拉着Mable离开。
  “等一下嘛,我还想再听一下。你难道不想翻译出他们在说什么?这有点不像你哦。”Mable的好奇心瞬间涌了上来,挣扎出Dipper的手。
  “Mable!不行,这太危险了!”Dipper使出全部的力气将Mable拉回了神秘小屋,“快!我们需要做些防御措施!”当Dipper想要去拿独角兽鬓毛时,身体却控制不了了。

第三章

  在回神秘小屋的路上,dipper突然想到阿福公叔留给他的包,他打开又看了看。
  抓钩?嗯,好吧,还挺有用的,被它救了好几次了。虽然说破坏力有点大。dipper想起了mabel打碎的瓶瓶罐罐和窗户。
  日志?这个重要了,收好收好,这下我可凑齐三本了
  带变形水晶手电筒?也有用,可以让物体变大或变小。
  “嗯,就是不知道这把枪……”
  Dipper又翻了翻包,发现一个拉链,他拉开拉链掏出来一张纸条。
  “dipper,我是阿福公叔,这是一把传送枪,可以穿越时间,和平行世界。哦,我不知道把这东西给小孩子有没有危险……嗯,只要不改变历史就没有什么事。反正我们不在时小心点。”
  “喔!这挺酷的,比时间卷尺还多一个功能。”
  Dipper试着往一棵树上开枪。
  树上出现了一个绿色的虫洞,虫洞里出来两个人。
  “哦!你这个笨蛋,morty你又弄错地方了。”
  然后那俩人又退了回去。
  “额,什么情况?算了,时间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  他回到了神秘小屋,发现mabel早就回来了。
  “嘿,mabel,约会怎么样了啊?”
  “哦,小声点。对了!他真是太完美了!就算他是恶魔,也会是我最喜欢的恶魔。”
  “哈!小心他真的是个恶魔,这里可是怪诞小镇!这里什么生物没有。”
  “哼,那我还是喜欢他。”
  “算了算了,不和你吵了,我去要收拾一下东西。”Dipper来到了阁楼,发现Tad在里面,不知道他在写着什么。
  “嘿!你!”Dipper大叫了一声,“你在我们的房间里干什么?”
  Tad很显然被吓了一跳,他手中的一个本子迅速闪了闪,又不见了,连忙说:“没什么,只是看到你的桌子有点脏,想清洁一下。”
  “真的吗?”Dipper靠近他,发现他手中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  “奇怪了……刚刚明明有东西的……”Dipper心想着,他开始怀疑Tad到底是不是人类了。
  Tad拍了拍他的肩,神情很淡定地说:“Dipper,你不要疑神疑鬼了,我发誓,我真的没有骗你。”他的眼神飘忽不定,很显然他撒谎了。
  不过Dipper并没有看出来,便稍微地相信了他,放下了疑心,看着Tad从卧室离开。
  但Dipper发现了地上有一张纸。
  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”他拿起纸,看了看上面的字:“我可能爱上了那个女孩,但我是个恶魔,恶魔和人类在一起,这实在是……但……我真的控制不住……那个女孩真的是可爱、迷人。bro,我该怎么办?”
  “Tad……他真的是个恶魔吗?!等等,‘bro?’难道他还有一个恶魔兄弟?!”Dipper很震惊,差点从床上摔下来。
  他认为恶魔都是坏人,去年的Bill就是一个例子,想想那恶魔的一些卑鄙无耻的骗人手段,真是令人震悚。
  Dipper知道了Tad的身份,就飞奔了出去,寻找着Mable,怕那个恶魔会伤害到她。
  此时的Mable和Tad在东边的树林中开心地聊着天。
  该死!我真是乌鸦嘴!他居然真的是恶魔,我居然没发现!mabel你千万别出事啊!dipper想着往树林里跑。
  树林里
  “额,mabel我要告诉你一件事。。。”tad终于鼓起勇气要说出他是恶魔的真相。“可能很奇怪,但你一定不要怕,也请你相信我。”
  Mabel眼睛里闪过一个画面,这怎么有点耳熟?
  “你是吸血鬼,你是吸血鬼!”mabel在心里大声呐喊着。
  “我是一个……”
  “mabel!他是一个恶魔!快跑!”tad刚想说出来,就被赶到的dipper打断了。
  “……啊?”什么?他真的是一个恶魔!不是吸血鬼?哎我的关注点好像错了。他真的是一个恶魔?我的天呐!嗯,看起来也不错。mabel的脑海中被一个又一个的想法塞满了。半天才憋出一句话。“tad,真的吗?”
  “嗯,他说的没错,我是一个恶魔,和bill一样,是个恶魔。”
  “你认识bill!?”这下dipper更相信他是一个恶魔了。猛的把mabel拉过来,护在身后。
  “嗯,他是我兄弟。但是我没有恶意的,相信我,还有…”tad忍不住要向mabel表白,“我喜欢你,mabel。”
  他说话声音不大,但对dipper和mabel来说就是一阵惊雷。
  “OMG!tad!我也喜欢你!”mabel尖叫到,然后一头扑进tad的怀里。“dipper,我相信他。”
  “什么?可是……他……”
  “请你相信我吧,dipper。”tad看向dipper。
  “……好吧,我相信你,但是你要是伤害了mabel,我饶不了你!”虽然他这么说,但还是有点担心Mabel,不过因为他是恶魔,打肯定是打不过的,而且看起来他并没有想要伤害Mabel的念头,暂时相信他吧。

第二章

 Tad让Dipper和Mable进了屋,屋里展现出了全新的面貌,各种各样的怪物模型,令人发呆的画像,还有一些图书。
  “哇……”Dipper的嘴仿佛就要掉下来了,“这真是……太酷了吧!”
  Mable倒是没有在意屋中的任何东西,她中意的只有tad,并把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。
  “哦……天哪,看看这个帅哥,可真是迷人死啦!!烟紫色的头发,恰到好处的微笑,蓝色的衬衣上镶嵌着颗紫色的宝石,闪闪发光,而且年龄看起来跟我也没差多少啊。”Mable小声说着。
  接着,她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,对Tad说:“嘿!所以,你是新来的员工吧,对吗?”
  Tad楞了一下,然后看着这个看起来十分可爱但有些图谋不轨,似乎想让tad成为她男朋友的,蹲下身子,拍拍她的头发说道:“是的,请问有什么事情吗?”他的声音十分清亮,就像薄荷糖一样。
  Mable很显然被他的声音给迷住了,一边幻想着未来,一边说着:“所以…作为本店的新员工,你将享受一个完美的福利!那就是和我一起去吃顿饭!只有我们,嗯……我想你的肚子也一定饿了,对吗?”Mable的眼睛挣得大大的,心里祈求着希望Tad会同意去。
  Tad脸红了一点,便笑着说:“啊……当然,很高兴能与你一起去吃饭。”
  Mable高兴的不得了,连蹦再跳的拉着Tad的手出门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激动。
  Dipper无奈极了,他觉得Mable这次的约会可能又会像上次那样失败,他上次可是费了3天才能把她劝说好。
  “嘿,soos,你知道Wendy去哪里了吗?”Dipper四处张望着,可是并没有看到温蒂,难道她又翘班了?
  “哦,dude,Wendy昨天早上就走了,她说要回趟老家,3天后才能回来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对了,她留下了你的帽子,就在桌上。”
  显然,Dipper有点失落,但是,他立刻就发现桌子上有一顶帽子,这正是他去年暑假带着的松树帽子,在暑假结束前和温蒂换的那顶。
  “哦,我的……帽子……”他拿着帽子,想起了过去和温蒂在一起的时光,他叹了口气,摘去了头上温蒂给他的帽子,仔细收好,便将它带在了头上。
  “嗯,还是原来一样,刚刚好”Dipper开心了起来,随后便和soos聊起了这几个月重力泉发生的种种怪事。
  
  在懒舒珊餐厅中,Mable的眼神一直离不开Tad。
  “他是多么的绅士啊。”她心想着。
  “嗯……打扰一下?Mable?服务员来了,你想吃点什么?”Tad对Mable轻声说着,便拿手在她眼前不时地摇晃着。
  “啊……什么?哦哦!”Mable回过神来,“嗯……来两个星星蛋糕和两杯热巧克力!”Mable点完了餐后,继续沉迷着Tad。
  Tad只是笑了笑,说道:“Mable,你是真的很可爱呢!”
  Mable兴奋极了,脸瞬间红了起来,大喊着:“OMG!你居然说我很可爱!你是第一个这样夸我的帅哥!”
  Tad笑着,说:“你本来就是个可爱的女孩啊……”他看着Mable,心里似乎也喜欢着她。
  真的,不得不说现在mabel面对喜欢的男生时真的是情商超高,几乎男生们都会被她迷住。
  Mable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,只是坐在座位上,脸红了一片,她似乎在等待着一个时机。
  
  在神秘小屋中
  Dipper和soos依旧沉浸在聊天中,忽然,soos想起了什么,便把放在一个卧室里的包拿了出来,递给了Dipper。
  Dipper有点奇怪:“这是什么?”他翻了翻包,里面有一把类似和记忆消除枪一样的枪,放大缩小手电筒,抓勾和一号日志、二号日志。
  soos说:“噢,这些是Ford叔公给你留下的一些道具,他说在你需要的时候可以使用。”
  Dipper拿出了那把没见过的枪,问道:“soos,这把枪上的名字贴纸去哪了?”
  soos挠了挠头,便指向垃圾桶说:“不好意思,dude,因为那玩意看着很不好看,所以我就给撕了然后丢进垃圾桶里了……”
  Dipper邹邹眉头:“……那这玩意怎么用啊!”说着,又把枪放回了包中。
  Dipper:“soos,我先出去转转了。”说着便走了出去。
  soos有点担心:“dude!小心点啊!那边树林里可能会有一些奇怪的生物!”
  Dipper不在乎地说:“没事啦,我和Mabel斗过小矮人,和丧尸大战三百回合,还打败了bill,这点经验还是有的。”
  dipper在树林中溜达了一圈。
  “噢,天哪,这树林可真是大,”Dipper背着小包,在树林里继续游荡着,
  “真想知道那些奇怪的生物都在干什么……”说着,他扒开一个草丛,看见那个矮人首领正在洗澡。
  “唔嘟嘟,嘟嘟嘟……”矮人首领又在洗松鼠澡,他看到Dipper,吓了一跳,“啊!这……这很正常,矮人们都是这样洗澡的……”
  “噫嘻!”
  Dipper感到很恶心,在内心说:“收回前面的话,现在我不想知道他们在干嘛了,这真是……”这是他第二次看到矮人洗澡了,但是依然觉得恶心。
  Dipper转身离开了那个草丛,他翻着日志一,看来看去。
  “Axolotl?那不是条蝾螈吗?”Dipper疑惑着,他发现书上还有一串咒语,他不知不觉地念了出来,“From my command, the one-eyed demon, break the chains and return to the universe ?”Dipper没有想这是什么意思,再大脑理解前就顺口就念出来了。
  “啊,管他呢。”Dipper没有在意这些,回到了神秘小屋。

第一章

第一章
 “嘿,Dipper!我的天那!”Mabel兴奋的尖叫 道,“看!明天就是暑假的第一天了!”
  “Mabel,可我们今天就放假了啊。”Dipper一边收拾行李,一边说。
  “我知道!Dipper,可是在我们眼里难道不应该到了重力泉才算暑假的开始吗?嗯哼?bre?”Mabel吃力地把她的几十,或是几百件的毛衣塞进箱子里。好吧,其实Mabel也不知道她有几件毛衣,除了买的,有时她也会自己织。
  “哈哈,你说的对,Mabel。不过你别忘了这回暑假是有作业的,你可别忘了把作业带去。”Dipper幸灾乐祸地说。因为Dipper的学习很好,他从来都不用担心作业。
  “哦!作业,作业。不就是观察一种植物,读几本书什么的嘛!我能搞定的,放心吧。”Mabel满不在乎地说。
  “哈哈,也是,在中国,他们的作业比我们可是多了好几倍呢。”Dipper把Wendy给他的帽子从床头上取下来,放在一个比较显眼的地方,以免明天忘记带走。
  “哇哦!dipper,你还在想Wendy吗?”Mabel斜眼笑看着Dipper并用手肘怼了一下对方的腰部。
  Dipper的脸微微红了一下,说:“额,我不太确定。但是……"
  “好了!”Mabel飞快地打断道,“喜欢她你就说啊!你说了也许Wendy还会答应,你不说就没有可能了。”
  “但是……我知道她对我不感兴趣,我们结束了。”Dipper叹了口气。
  “好吧,”Mabel拍了拍Dipper的肩膀,“我希望你开心点,随你吧,bro。”
  第二天
  在乘坐通往重力泉的路上,Dipper与Mable一同在车上讨论着这个暑假该怎么过的打算与想法, Mable露出了星星眼,大叫着:“我听说神秘小屋那里来了一个新员工,据说他长得超帅的啊啊啊啊啊啊!”
  “哦……Mable,你能不能先冷静一下,你这样可真的把我吓坏了”Dipper笑着,他已经习惯姐姐的这种犯花痴表现,毕竟现在是青春期,两个人都已经13岁,算是青少年了。
  巴士车依旧行驶着,Dipper和Mable在车上欢笑着,为这个暑假充满了无限的期待,为即将再次见到朋友们而兴奋着,当然,谁也不会知道在这个暑假中,究竟会发生些什么……
  “哦!我的暑假又有目标啦!”mabel假装没听见dipper说的话,继续犯花痴。“哇啊啊!我要给我们的宝宝取什么名字呢?嗯……”
  “Oh,man!打住打住!你想的也太远了吧!之前你都没怎么夸张呢。”
  “嘟拉啦啦啦啦!也许他就是我的天命之子呢?”
  “怎么可能?你之前也是这么说的,结果呢?”
  “嘿,那你呢,一整个学期都没一个女孩找你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……
  这对双子又开始了日常互黑,是的,mabel说的是事实,但只说对了一半,的确dipper一学期都没一个女孩来找他,但那只是因为他下课了就只知道往图书馆里跑,不然就是坐在班上复习三角函数。女孩都没机会接近他啊,其实喜欢他的女孩还不少呢。
  在大巴的颠簸中,渐渐地,他俩睡着了。
  “诶,醒醒,重力泉到了。”司机不知过了多久说到。
  “哦,我们终于到了。”mabel揉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,然后突然激动起来,抱着Waddles冲下大巴。“哈哈哈!终于到了!重力泉我回来啦!”
  “mabel你的行李!”dipper叹了口气,只好拿上两人的行李下大巴。
  一下车他们就冲向神秘小屋。
  “哈哈!斯坦公叔,我们回来啦!”mabel激动地敲敲门。不过出来开门的不是公叔,而是一个紫发帅哥。
  “hi,我是神秘小屋的新员工,tad”他笑着对mabel打招呼, 并让Dipper和Mable进了屋然后,又去工作了。
  “喔!老天,我才刚放下美男鱼,你就又给我送来一个帅哥。”mabel小声说。
  “mabel?mabel?你的上个男朋友不是……”dipper用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,打断她的花痴。
  “闭嘴,dipper!”mabel用力的掐了一下dipper的胳膊。

哎呀,我突然发现我写的好短啊,打算什么时候整合一下,做些修改,这样看的方便点

要上学了

我就不会经常上线(或者根本没有时间上线)。
拜拜啦,一个月后见吧